內政委員會邀請內政部就「隨機殺人事件處理及預防對策」提出專題報告_林麗蟬委員質詢內政部陳威仁部長

2016/03/31
1133
 內湖事件發生之後引起社民眾很大的震撼,這幾年台灣社會陸陸續續已經發生好幾起隨機殺人事件,2012年台南湯姆熊案,2014年台北捷運、2015年北投校園,還有最近的內湖事件,每次發生隨機殺人,社會輿論就會沸騰一次。  本席注意到,最近幾次機殺人案,嫌犯具有一些共同特徵,他們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,也不是平常混黑道或者有傷人前科的治安列管對象。隨機殺人案的嫌犯,幾乎都是生活上過的不好的社會邊緣人,他們有些是特殊人格或精神疾病患者,有些是長期失業、不與人來往、與社會隔離,變得比較極端、具有反社會傾向。其實在具體作法上,本席認為,地方上里長、村長可能會知道一些鄰里問題,知道哪家哪戶出了什麼情況,平常警察在做巡邏、訪視的時候,可以多跟里長、村長討論,看看那些家庭應該多去關心了解一下。部長,在520之前,我希望你能夠督導警政署,趕快建立與教育、社政、衛政單位的合作模式。有時候警察知道轄區內有需要注意的個案,但是又不好直接介入,就應該主動轉給學校輔導老師、社會局的社工人力去處理;不過有些時候,學校教師跟社工去拜訪個案,他們也會擔心發生危險,本席認為,警方應該適時參與,陪同訪視。  今天教育部、衛福部官員也在現場,本席希望各部會不要把隨機殺人案當成是治安事件看待,隨機殺人案發生之後,大家都在罵兇手冷血,殘酷,但是,兇手可能原本也是社會弱勢者,但是長期不在社會安全跟支持體系之外,所以才會越來越極端化。如果仔細分析蕤機殺人案兇手的社會背景,這些犯人可能罹患精神疾病,或者長期失業,或者在成長過程中有太多太多不愉快,被霸凌、被欺負,從此變得憤世嫉俗。當一個人的壓力累積到最大程度,很容易爆發出激烈的行為。  本席認為,警政單位處理隨機殺人事件,某種程度上是在幫社政、教育單位擦屁股,前端的教育、醫療、照顧網絡有漏洞,導致社會邊緣人沒有人去幫助他,等到問題越積越大,悲劇事件發生,這時候很多事情已經無法挽回,把警政單位罵翻也於事無補。  本席主張,如果要徹底解決隨機殺人案,不要讓悲劇重演,這個議題很大,不是內政部就可以解決的。希望我們從根本,從家庭、教育著手,讓社會上不要再出現殘忍的隨機殺人犯。不只是警政單位,政府應該全面動起來,衛福部、教育部必須共同努力。昨天行政院已經對外表示,要在一個月內出短、中、長程規劃。本席希望到時候提出來的方案,必須是跨部會合作的方案,否則很難會有效果。
分享
關鍵字